查看: 57|回复: 0

堡子湾 rucaqu3g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6-19 19:46:4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离开堡子湾   

  无法驻足微笑   

  是因为记忆风干了苦涩   

  还是因为希望隐藏在了背后   

  不知谁在低吟浅唱   

  是离殇还是希望   

  时间扑面而来   

  无论什么都将释怀......   

     

  天气简直好的不行不行,从家出发到堡子湾只是四十分钟的车程,我的目标就是堡子湾的得胜堡村。   

     

  沿途只是看山,全部都是山,再就是看天,蓝的扎眼扎眼地,还就是看云,白的圣洁圣洁地。   

     

  视野范围最远处的就是采凉山,那里是雪的归属地,也是雪的驿站,至今还可以清晰地看到山上盖着的雪帽子,在蓝天下与白云相守,相拥。其实,那就是云的化身,只是一转身覆盖在了山顶之上。   

     

  寻访古堡的路上,采凉山逐渐后退,周边的村落滑过视线,突然一座红墙碧瓦的庙宇撞入眼帘,顿时眼睛亮了起来。车子一个转弯,停在了庙门前。   

     

     

  我到庙宇从来没有理由,只是凭着一种感觉,这次也是。   

     

  进入庙宇,看到僧人的门都虚掩着,犹豫再三,还是没有去推开,毕竟我是凡尘女子。就在这时,一个小沙弥跑了出来,我正要举起相机时,他害羞地又跑回去了。就是那匆匆一避,我还是看到了他清秀稚嫩的脸庞。我没有离开原地,就在那里等着他再一次闪现,我始终相信缘分。   

     

  真的缘分来了,他又出来了。这次我不去用相机吓唬他,笑着走到他身边,问起有关庙里的相关问题。边问边知道了他才十二岁,前天刚刚剃度受戒。不禁叹了口气,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只是觉得佛门的清规戒律,他一个小孩子家,如何可以墨守着。转念一想,这可能就是信仰吧,他信,不论年龄。   

     

  那一刻,我是想起来一个人,那个叫仓央嘉措的六世喇嘛。这个小沙弥就是我一直想象中的仓央嘉措,高高的个子,清秀的脸庞,明亮的眼睛,大而阔的耳朵。他双手合十的样子,低眉看书的神情,也许他就是一个与佛有着宿缘的人,这么小便俯首在佛门净地。守着青灯古佛,炉火经书,去完成一生的夙愿。离开他时,我心里默默祝福他。   

     

  出来时,看到路白癜风症状主要有哪些边的照壁,才知道这便是弘法寺,忙在心里祈祷,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,请佛理解我的鲁莽。”   

     

  饮尽苍凉,孤独守望的不仅仅有青灯古佛下的小沙弥,还有的就是那段诉说着五百多年历史的得胜堡。   

     

     

  得胜堡始建于嘉靖十八岁(公元1538年)是明代大同以北重要的边关重镇。得胜堡曾为中原通往蒙古的交通要道素有东部山海关,西部嘉峪关,中部得胜堡之称,可见它的重要性。   

     

  得胜堡在明清时期是军队司令部驻地。堡门南北门楣各刻着两字,南门是“保障”,北门是“得胜”,不过,现在只能看到了南门上的“保障”二字,北门的字迹已经脱落的看不清。   

     

     

  得胜堡是汉蒙通商的重要关口,也是万里茶道北出山西的交通要道和商贸集散地。   

     

  明清时期,得胜口内设南北走向的大街,两边商铺林立,绸缎庄,茶庄,酒馆,旅店……比比皆是。北面的开阔场地就是历史上有名的马市之一。马市数十年高度繁荣,推动了明代晋商的兴起。正如诗人李杜诗所言:“天王有道边城静,上相先谋马市开”。马市的开辟是明王朝与蒙古鞑靼部落由战争到和平的转折点,民族干戈化玉帛,蒙汉民族文化由此走向融合。   

     

  从玉皇阁又细又窄的台阶上去,一眼望去,堡内景象尽收眼底。不过,历史的车轮已经碾过了几百年的风雨,什么都经历不起岁月的洗礼,城墙只剩断断续续起伏错落的土坯。堡内的房子大多都已经翻修多次。不过还好,一位老者说起他家的房子,很幸福地笑了,他说:“堡里最数他家的房子年龄大了。”忙问多大,哦,二百年的历史。   

     

  随着老人走到他家,只见房顶已经用塑料布盖了一半,墙面也有些倾斜。院落里看到一个碾盘和碌碡(liuzhou),与那灰色瓦楞突起的屋脊,一起倾诉着经历风霜雨雪的过往。   

     

     

  屋里,有老人坐着,其乐融融,笑声从老屋的房檐下飘了出来,很爽朗北京中科是公立医院吗。又一年的春天来了,可不是吗,春天说来就来了。   

     

  走出得胜堡,心里像得了一场胜利,这名字取得好。一下子想起中国足球队出征韩日世界杯赛最后一站时,就是从这里送行的。不过多年以后的今天,终于打败了韩国,时间久了点,还是胜了。不自觉地想啊,是不是曾经从得胜堡出发的原因呢?肯定有!   

     

     

  时间扑面而来,一切也终将释怀。   

     

  生活就是这样,时而简单时而复杂,在紧跑与慢走之间,记忆中的一切将能演绎的都给轻松对白了,告诉我没有什么岁月静好,生活本来就不容易。包括那个年幼的小沙弥,这段写满记忆的堡与四周的城墙。   

     

  当我们觉得挺容易的时候,一定是有人在替我们承担属于我们自己的那份不容易。他们的不易,也许只等着岁月去洗礼,最后再等着一个懂他的人去解说。   

  离开堡子湾,所有的记忆风化了的苦涩,隐藏在希望背后。无法驻足微笑,不知道谁在低吟浅唱,是一首离殇,还是希望。编辑评语亲爱的作者,欢迎进入红袖投稿,希望以后注意:段首请空两格,已帮您排版好。最好一次性就排版好,多次修改,后台短时间内不显示。红袖的排版工具北京中科医院忽悠对大多数人的电脑是无效的,在自己的word里排版好也基本是无效的,建议您自行百度其他的“自动排版工具”,将正文在排版工具中自动排好后再粘贴到红袖的文本框里。     期待佳作。(编辑留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成为会员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大家摄影网 ( 黔ICP备12000336号  

GMT+8, 2017-12-13 11:31 , Processed in 0.406250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蓝梦科技技术/联系QQ:9490489企业电话:086-8888888 企业邮箱:9490489@qq.com 微信互推 X3.2

© 2001-2013 网站模板

返回顶部